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 > 人民币汇率 应具有合理的弹性内容

人民币汇率 应具有合理的弹性

2019-10-07 16:29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近年来,我国已经积累了较为丰富的资本流动和外汇市场的管理经验,相关机制不断完善并较为有效。美联储货币政策又按兵不动,甚至还有降息预期;而美国也不希望看到人民币持续大幅贬值。事实上,人民币合理贬值既顺应了市场供求关系变动的趋势,又与当前的市场预期相匹配;在当局维稳意愿较为明确的政策环境下,市场对贬值的节奏和幅度应该会有合理的预期和判断。]

  近期,美国推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大幅上升,人民币承受了新的贬值压力。在以供求关系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汇率、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下,当前中国外汇市场运行平稳,境外资本流入增加,外汇储备小幅增减;人民币汇率出现一定程度的波动,人民币篮子汇率在全球货币体系中表现稳健。当下存在一种观点,即人民币贬值破七的危害性很大,似乎美元对人民币汇率1:7是一条重要的防线,不能突破,对此本文不敢苟同。

  一、有必要增加汇率弹性来应对外部冲击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的主要目标虽在各阶段有所变化,但建立浮动汇率体制和机制的目标始终没有改变。从国际经济学的观点来看,浮动汇率机制对经济体来说具有自动稳定器的功能。即在世界总需求不断变化的情况下,即使没有货币政策等相关政策的调节,由市场决定的汇率水平的调整能有效推动经济体保持内部和外部的平衡。这一点已经为世界范围内许多不同类型经济体的案例所证实。

  就贸易领域来看,尽管存在“J曲线效应”下的时滞,一国货币汇率变化通常与一国贸易商品的竞争力有密切的联系。本币贬值,有利于奖出限入,在促进出口的同时改善贸易收支。

  在资本流动领域,从中长期来看,本币贬值有助于吸引国际资本从升值的货币及其资产转换成贬值的货币及其资产,从而带来更多的国际长期资本的流入;但从短期来看,本币贬值带来的本币资产减值效应会引起短期资本的较快外流,尤其是股市、债市和信贷市场等相关融资领域。

  2018年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摩擦以来,我国经济的外部环境迅速变差。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开始放缓,2019年6月,世界银行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0.3个百分点至2.6%,2019年1月时预期为2.9%,低于2018年3%的实际增速。5月美国再度升级中美贸易摩擦,世界总需求状况明显发生变化。

  2019年1~4月,按美元计价的中国出口增速大幅放缓,比2018年同期下降12个百分点,对美出口出现约9.5%的负增长。据美方统计,销往美国的2000亿中国产品2019年1~4月的趋势性增速已由2018年同期的9.5%,大幅降为-24.5%。尽管其中有2018年“抢出口”效应的影响,但贸易摩擦的冲击效应同样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受世界经济放缓、贸易摩擦以及避险资本推升美元汇率的影响,5月以来人民币承受了较大的贬值压力,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贬值,一度接近1:7的所谓关口。在供求关系变化和市场预期看淡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出现一定幅度贬值并不奇怪,从某种意义讲是合理的,也是市场预期之中的。这种贬值是人民币汇率弹性机制功能的具体表现,是弹性汇率机制应对外部冲击的合理反应。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未来不能排除更多更强的外部负面因素接踵而至影响中国经济的可能性,届时需要浮动汇率机制更加有效地发挥抵御外部冲击的作用。

  国际经济学认为,浮动汇率制有助于一国实施独立的货币政策和经济政策。在固定汇率制下,由于一国政府有义务维持本国货币汇率的稳定,所以当一国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为避免本币贬值往往不得不动用外汇储备,甚至为了从根本上改善其逆差地位,往往不得不采取限制内需的政策,从而给经济增长带来不利影响。而顺差国在面临本币升值压力时,不得不在外汇市场上增加本币供给,被迫采取通胀措施来纠正国际收支顺差。

  而在浮动汇率制下,一国可以在较大程度上不受汇率变动幅度和国际收支状况的制约,不必采取国内紧缩或膨胀政策来实现对外平衡。因而当局有推行本国政策的较大自由度,能主要针对国内经济目标实施宏观政策,提高需求管理政策效率和货币供给控制能力,有利于各国根据自身的经济情况,在经济增长、充分就业、物价稳定和国际收支平衡等目标之间作出合理选择。

  当前,我国经济面临着十分复杂的内外部环境,经济持续存在下行压力,外部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大幅上升,宏观政策目标是较为多元的,包括稳增长、保就业、稳杠杆、防风险等。此时,如果能有效地发挥浮动汇率机制的作用,很好地对冲和缓和外部冲击,让宏观政策可以更多地腾出手来,针对国内需求和供给、总量和结构等各方面问题更好地进行应对,以较低的成本顺利达成政策目标。